• 繁体 >
  • 内网>
  • 无障碍浏览>

天下第一褒城驿

发布时间:2019-12-25 15:41    来源:史志办    作者:陈福寿   发布人:史志办    阅读次数:次    A+ A-

  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,汉中境内有一座规模宏大、景色优美“宏丽甲天下” 的驿站,它就是被称作“天下第一驿”的褒城驿。

  驿也称驿站,它是我国古代朝廷设立的供往来官员食宿、驿传递送公文换马食宿外场所。古代,宣达王命、传送政治军事信息,大多由驿卒完成。遇有紧急公务,驿传马不停蹄,将公文自一个驿站送往下一个驿站,驿传仅在驿站换马,公文得从快速地送达目的地。

  我国驿站历史悠久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,到先秦已形成了较强的邮驿系统。遍布全国的驿站,在为政令畅通、使臣出行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  “栈道千里,通于蜀汉”。古代,汉中是咸阳(长安)、洛阳等古都通往西南的必经之地。为使政令畅通和过往人员食宿之便,历代朝廷在穿越秦岭、巴山的千里栈遒上设置了众多驿站。现陈列在汉中博物馆的汉《鄐君开通褒斜道摩崖》,成为汉代汉中境内驿站建设的历史见证。东汉明帝永平六年(公元63年),汉中太守鄐君奉朝廷诏令,全面整修褒斜栈道。该栈道沿褒钭二谷构筑,依山傍水,工程浩大,历时三年,至永平九年(66年)才告竣。“始作桥阁六百二十三间,大桥五,为道二百八十里,邮辛、驿置,徒司空,褒中县官寺六十四所”。汉代,公文传递,车送称“传”,步送称“邮”,马送称“驿”。驿站间停驻之处称“置”,步送停留之处称“亭”。十里设亭,有亭长;三十里设驿,有驿吏。汉中境内有文字记载的驿站达二十多处。

  唐贞观年间(627~649),朝廷实施轻徭薄赋、疏缓刑法的让步政策,政治稳定,人口增长,经济发达,国力强盛,是我国历史上“致治之美,庶几成康” 的盛世,被历史学家称为“贞观之治”。贞观年之后,从长安经汉中到西南,再由西南经长江到东西南,往返人员增多。唐代,从秦长安到蜀成都的秦蜀栈道称为蜀道。经汉中的这些通蜀栈道,要穿越秦岭与巴山,在崇山峻岭中行进。“挥手拨云开,人从天际来”。故蜀道被诗仙李白称为“难于上青天”的艰难之路。在难于上青天的千里蜀道上,广袤的汉中平原成为“中途岛”,加之汉中气候宜人,物产富庶,景色秀丽,民风淳朴,吸引着无数客人在此驻足整休。

  始建于秦朝,座落在汉中平原中部的褒城驿,也伴随着过往人员增多,而规模逐渐扩大,被入住客人称为“天下第一”,并载入文人墨客的诗文之中。南来北往的官吏、军旅、文人、商贾、驿传,在经受蜀道“惊魂方未定,万山围一身” 的颠沛和艰难跋涉后,进入平坦的汉中平原,褒城驿如同瀚海戈壁中的绿洲,成为旅客压惊、整休、再上征途的世外桃源。

  褒城驿故址在今汉中市汉台区龙江镇柏乡村。据清《汉中府志》载:“褒城驿在(褒城)县南二十五里小柏乡。秦所置,有池、馆、林木之胜。宏丽甲天下。孙谯有文,元稹有诗。明属汉中卫,今属南郑县(即今汉台区,引者注)”。《续修南郑县志》也载:“褒城驿故址,《府志》(即《汉中府志》,引者注)在褒城县南二十五里,今为邑之小柏乡地。秦所置,有池、馆、林木之胜。(唐)孙谯书驿壁云:‘褒城驿天下第一焉’。” 褒城驿座落在汉中城西褒河东岸有“柏乡古镇”美名的柏乡街。该驿背靠褒河清流,西对广阔厚畴,驿舍宽畅、宏丽,池水相伴,花木簇拥,环境优美,景色宜人。

  唐代著名诗人元稹(779~831),字微之,河南(今河南洛阳)人,官居监察御史。其诗作与大诗人白居易齐名,被人称着“元才子”。多次路过汉中,留下咏汉中景物诗歌50多首。一次,元稹途经汉中,留宿褒城驿时,即兴写下《褒城驿三首》诗,其一首写道:“严秦修此驿,水涨驿前池。已种万杆树,又栽千树梨。四年三月半,新笋晚花时。怅望东川去,等闲题作诗。” 读这首赞美褒城驿的五言律诗,唐代汉中这处“天下第一驿”美景展现眼前。阳春三月,春意盎然,驿池碧水清澈,荷角初露,水中游鱼时隐时现。驿园内外,修竹滴翠,在微风中婆娑起舞;梨花如云,引来无数蜂蝶蹁跹。远赵田畴,蚕豆花柴,麦苗油绿,此景美不胜收。食有新笋佐餐,饮有美酒助兴,悠哉游哉,心旷神怡。蜀道惊骇,旅途劳顿,在此被洗涤得干干净净;诗人惆怅一扫而光,乐趣油然而生,诗兴大发,即兴赋诗三首,留下这美好记忆。

  唐代,著名散文家孙樵,字可之(一作隐之),关东人,官至中书舍人。在元稹路过褒城驿约60年后,这位朝廷主管文书的官员到达褒城驿。看到原本“宏丽甲天下”的驿站馆舍破残,庭院荒芜,毅然提笔在驿墙写下了《书褒城驿壁》一文:“褒城驿号天下第一,盖当时视他驿为壮。且一岁宾至者,不言数百辈,苟夕得其庇,饥得其饱,皆暮至朝去,宁有顾惜心邪……” 这位朝廷命官对恢宏甲天下的汉中褒城驿出现破败而无不充满遗憾。作者认为,该驿站沦落到今天这般模样均人为所致。把感慨万端注入笔锋,题书驿壁,大声疾呼,其良苦用心十分明显。希望这处避风雨、饱饥腹、宾至如归的驿馆,能恢复昔日风采。然而,不知是散文家的希望没有实现,还是史学家的忽略,后来的史书对被称为“天下第一驿”的褒城驿竟无所记载,显赫一时的汉中褒城驿从此隐没于历史烟海中。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